【R76 M76】【185组】老师的情人(Part 1

·作者不是考据党!!可能有bug(

`本来是短篇的结果越写越长……还是分段来好了

·因为第二条的原因所以TBC可能相当突兀

·不知道是不是OOC

·是就右上角走吧(自暴自弃

Part 1

       理论上来讲,莱耶斯算是麦克雷的老师,但是麦克雷从没这样叫过他。这或许是个明智的决定,年少时的称呼或许可以算作天真烂漫,世事沉淀后的改口便只会徒增别扭。刚来到暗影守望时他总喜欢故作成熟地“莱耶斯莱耶斯”地叫,仿佛是刻意宣告一种地位上的平等。但往往莱耶斯只要一句“臭小子”便可以嚷他从平起平坐的沾沾自喜中清醒过来。

       被捕当天他有幸由暗影守望与守望先锋两大领袖轮番审问。莱耶斯不必多说,那个逮捕他的家伙,一副万年不变的阴沉脸色。暗影守望还真的挺适合他,麦克雷心想。那样的表情指不定扼杀多少青少年的“守望先锋梦”。审问结束,他们俩都没从对方身上讨到任何好处。莱耶斯是龇着牙走的。在黑色皮肤的衬托下麦克雷可以清晰地看见他的白眼。

       下一个又是谁呢。他心不在焉地想着。透过审讯室的玻璃看不见外面的景象,但他固执地认为窗外有人在看着他。这一点让他本有些怠惰的心情又昂扬起来,双手枕在脑后,自在地抬脚放在桌子上,甚至哼起了古早的西部小曲。

       审讯室的门被打开的瞬间他看到了一丝欢快的金色。刚才莱耶斯带来的气氛太过紧张,突如其来的转变反而让他愣了愣神。非常容易辨认——杰克·莫里森。他可比海报上好看太多了。年轻的指挥官侧着脸和莱耶斯笑着说了什么,莱耶斯依然是一副阴沉沉的样子,但眼角却有让人难以忽视的柔和。

       哇哦。

       杰克莫里森。

       麦克雷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停止了吹奏。他的嘴唇以一个微妙的角度微微撅起,停在一声口哨的末尾。莫里森进屋扫了他一眼,被他滑稽的表情逗得笑意更浓。

       “所以,你就是麦克雷?”

       莫里森在他对面坐下。几乎苛刻的训练让他无论何时都坐得笔直。

       “如你所见。”他掂了掂自己的牛仔帽,抬高下巴以便形成一个居高临下的角度。

       金发男人翻了翻眼前的资料:“死局帮,军火交易。看来你没有辜负自己的年纪。”

       “哈。”麦克雷从喉咙里挤出意义不明的一声嗤笑,“或许比你的经历好些。至少十几年后我会在西部的某个地方对着无论谁’午时已到’,等待着各式美妞扑进怀里,而不是成为官方的一条狗。”

       “他们给你多少钱?”他突然起身,半眯起了双眼凑近莫里森。两人鼻尖的距离几乎不到一公分,“让你为他们卖命,或许还投了不少在这张脸上。”

      麦克雷凑得更近,气息喷到莫里森的耳根上,然而男人始终坐得笔直,不曾移动分毫:“难怪他们让你作为’形象大使’。你的海报在外面贴的哪儿都是,你知道它们被怎么对待了么?艺术般的涂鸦,泄愤的划痕,当然有不少人会把它们撕下来带回家。垫桌子,贴在墙上,或许真有些人会对着你来上一炮……”

       砰——

       打断这一切的人并非莫里森。审讯室的窗子被什么人用力地敲了一下,麦克雷往那扇并不透明的窗子投以一个眼神,瞬间露出了然的笑意。

       “莱耶斯?”

       他懒洋洋的往后一躺坐回凳子上:“我真好奇你们的关系。他在外面可真够心急火燎的,像只被侵犯了私人领域的狗。”

       “那么,你是他的私人领域么,莫里森指挥官?”

       莫里森笑了笑。

       “我发现你格外偏好于关于’狗’的比喻,麦克雷。看来西部的生活让你的文化程度低得可怕。”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男人刻意加重地读出来,麦克雷感到一阵模糊于恐惧和兴奋的鸡皮疙瘩。他扬了扬眉,对男人接下来的还击表示期待。

       “你还没有跟你的其他同伙一起被送往监狱的原因有两个,一是你的实力,二是你的聪明。”

       “我可没请你这么说。”麦克雷耸肩。

       “你是个聪明人,麦克雷,别人能看出来,你自己也清楚。”莫里森开始整理手上的资料,语气又变得轻快,“走进审讯室的那一刻你就做了决定了,不是么?”

       哇哦。

       杰克莫里森。

       他在心里再次加重了感叹,没有再出言讥讽。能走到指挥官位置的男人似乎的确不可小觑。他的思绪飘忽,又想到审讯室外的莱耶斯那双冰冷的眼睛看着审讯室里的他们,握紧拳头无可奈何,顿时觉得浑身舒畅,快活地“嘿”了一声。

       “你会进入暗影守望。莱耶斯会负责接下来的一切,看来你对他印象深刻?”莫里森露出了一个非常真诚的笑容,“相信接下来会更深刻的。”

       该死的莫里森。麦克雷的表情扭曲了一瞬。不用说他也知道莱耶斯接下来会把他收拾得多惨。该死的老狐狸。莱耶斯适时走进来,报以地狱般的愉悦笑容:“以后你可以叫我老师。”

       才不叫呢。麦克雷当时的反应是直接给了他一拳。后来回忆时他坚称那是被莱耶斯的笑脸给吓的,他还记得余光里瞄到莫里森迅速地从门口溜走。

       这时麦克雷才了解到,得罪莫里森远比得罪莱耶斯可怕。然而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也不常看见莫里森,多数时候他总是跟着莱耶斯在世界各地跑来跑去。莱耶斯对他的教育方式非常简单粗暴,秉承看不惯就打的理念,倒是意外地让麦克雷感到一种直白而真实的亲切。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219 )

© 长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