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窝灵】树

漫画剧情涉及注意。ok请继续


*路人X灵幻成分有!!!注意!!

*某种程度上的角色死亡注意。

*OOC。

*西兰花统治世界设定。

*保安ver.酒窝

*照例bgm放送:《oysters》



       并不是绿色的。

       没有繁密的树叶,也没有朝拜的人们。所谓“神树”越长越繁茂后,再没有看见过这样通透的蓝——小酒窝睁眼所看到的就是这般景象。

       成佛就是这样吗。到头来,都是一样让人厌倦的世界。

       他最开始这样想着,很快便察觉了端倪:从外观开始,是成年男性健壮的四肢。再到体内的力量,也回到了许久不曾感受到的弱小。

       他进行了短暂的考虑,最终还是向市区走去。走过杂货铺时,数字所象征的日期闯进了视野。

       是这样啊。小酒窝突然意识到——这大概是某种回溯。临死前的走马灯,或者是一生的总结一类——看起来,他的确是由于某种莫名的原因回到过去了。

       超能锅盖头教真正兴起之后,他也好久不曾有这样悠闲散步的机会。

       某种感召让小酒窝停下来。他环顾一圈,发现自己不自觉地停在了灵幻事务所楼下。灵幻新隆。他在唇齿间摩擦这个名字,肌肉的运作都有些生疏。男人的神情在他印象中已经模糊了,只是大约记得那样闲散又了然的姿态。在他所属的时间里,已经很难看到这种神情。灵幻看小酒窝的眼神只有一味的崇敬,即使是小酒窝提出了肉体上的需求,也只会另生出一些被选中的欣喜。

       非常无趣。

       最开始倒是觉得很新鲜。平日自大的男人难得一副低眉顺目的样子,甚至还多了几分娇羞来。他会挑选合适的信徒,用他们的身体与灵幻做爱。起初听见灵幻高潮时的哭喊还是兴奋的,等到他还氤氲着哭腔的声音念出“教主大人”,小酒窝却再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兴致了。


       灵幻新隆。

       他压抑住面上的期待,尽可能平静地走进事务所。时间还很早,茂夫也没有放学,只有灵幻一个人在事务所,有一搭没一搭地敲击着手提电脑的键盘。

       “诶……小酒窝?你怎么又去把别人的身体搞来了。”

       灵幻略微抬头扫他一眼,又把头低下去:“闲着没事做的话就去学校叫下茂夫吧。”

       “……灵幻。”

       他开口的声音喑哑,倒是把灵幻吓了一跳:“这样的语气是要做什么?恶灵就不要想着讨工资了。”

       谁要跟你计较这种事。小酒窝暗自觉得好笑,仔细用视线描摹灵幻脸部的轮廓。倒是和未来没多大差别,唯一的区分可能只是多了几分神采:“你想和男人做〓爱么?”

       “哈?!!你在说些什么啊?”

       灵幻夸张地叫起来,耳尖泛红。

       “激动什么啊,不是有过这样的经历的么。”

       “……你先等等,抛开这个问题不谈,你又是从哪里知道我有这样经历的啊,混蛋恶灵。”


       是灵幻亲自告诉他的。

       一次性事后他这样问过灵幻。「教主大人知道了会嫌弃我的。」灵幻这样说。洗脑前后,他面对小酒窝的态度实在差的太远,也不知道是因为面对信仰的确是这副样子还是怎么。小酒窝说不会,适当予以安抚,才得到灵幻迟疑的开口。

       「刚成年的时候发生过这样的事。」灵幻讲道。

       那时灵幻一个人在酒吧寻消遣,一个长相还算出众的男人走过来,不由分说地就在他屁股上摸了一把。

       来找点乐子吗,小哥?男人问他。

       他怀着好奇与试探性的心情答应下来。男人似乎是个老手,灵幻也的确被伺候得很舒服。那以后——虽然他对性爱的需求本身也是不多的——在少数的性爱里,他也并不排斥男人了。


       “因为我刚从未来赶回来。”

       “不想说就算了。”

       小酒窝笑起来,带着些许色情的意味脱掉了自己的西装外套:“倒是这具身体是真的不错啊。怎么样,要做吗?”

       “谁要和恶灵做爱。”

       “——我才不是恶灵。”

       说着,他朝灵幻走了过去。欺诈师不禁向座椅里缩了缩,被男人拽住椅子扶手,以禁锢的姿态锁在轮椅中。小酒窝开始慢条斯理地脱起外套与衬衫,灵幻觉得头脑充血,不知怎么就忘了去反抗。

       他不知道自己对待小酒窝的态度是怎样的,开始的确只是当做宠物,到后来,不自觉的也当做了需要照顾的人——如果可以算作人的话——也当作了他们之一。

       或许潜意识里,他的确是想要去亲近恶灵的。


       肉渣


       “小酒窝。”

       灵幻躺在沙发上点了支烟。有一股细小的,飘荡的白丝在空气中飘摇直上,被风吞噬了。

       “你刚从未来回来?”

       小酒窝正在穿外套,看灵幻的白衬衣实在单薄,便从地上捡起灵幻的西服扔过去:“现在怎么又相信了?”西服带过一阵风,烟头红色的火光跟着闪动一下。

       “总感觉哪里不大一样。”灵幻吐了口烟圈,“比往常温柔了些?”

      “你觉得太温柔了?”

      “嘶——痛痛痛痛痛。”小酒窝掐了他的腰一把,酸麻刺激得灵幻痛呼出声,连忙拍开男人:“是不大一样。看你一副难过的样子。”

       小酒窝的手在空中顿了顿:“我看起来很难过?”

       “啊,连‘本大爷’都忘记说了啊。”

       烟被灵幻掐灭了。

      “何止是难过。”他一字一顿,“笑得难看死了。”

       ……

       “未来可不是个好地方啊。”

       几秒的空白后,小酒窝又笑起来。这次倒是比之前自然了不少,但灵幻还觉得他笑得做作。张狂、放肆都是做作的,刻意模仿着谁的影子。

       “所以要好好怀念一下现在的美好时光么,恶灵先生?”

       “才不是恶灵。”小酒窝并不很用心反驳他,“你还能走?”

       “当然。又不是什么易碎物品。”

       他们一起出门。灵幻没穿西装,而是穿了件浅棕色的风衣。出了事务所,视野又要明亮些了。灵幻和小酒窝并排走着,也不知道方向,只是很默契地一直往前,像是要去见什么人。大概是个非常熟悉的旧友。不需要十分着急,又非见不可,所以只用慢慢悠悠地行进就好。

       “到山上去?”

       “……啊,为什么?”

       “看你一直看着那个方向。”灵幻指着那片树林,“未来大概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那儿吧。”

       那里还是平旷的。从远处看,又跟小酒窝睁眼时的所见不太相同,具体却说不上来是哪儿,倒是离得有些距离,很远很远,大概要走很久才能走到。

       他脱口而出“别去”,反应过来后觉得是自己患得患失,啧了一声,又对灵幻说“走吧”。

       一路上都很安静。没有看见鸟儿,远处也没有鸣叫。越往郊区走,他们似乎成了唯一的活物。

       小酒窝最终在他醒来的位置站定。高处的风景很好。他眺望,灵幻就站在旁边。这样挺好。他想,未来他也应该这样做的。这里会长出巨大的西兰花来,树一样的。然后教徒都可以散了,让灵幻站在旁边。然后他们一起看这个世界。

       “所以,你真的统治世界了?”

       “恩。”

       “所以未来世界是完蛋了么,被你这样的恶灵统治?”

       “怎么可能啊,欺诈师。”他不再在意灵幻的称呼,“本大爷说过会好好统治这个世界的。”

       “诶……龙套呢?”

       “当然是跟着信仰我了。”

       “我徒弟怎么可能会这么没出息。”灵幻不屑道,“那么那么,我呢?”

       小酒窝张合了几下嘴巴,没能发出声音来。他咽了口唾沫,慢慢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死了。”

       灵幻愣在那里。他看到山下的城镇,行人来往,灯光闪烁。他处在一片截然不同的宁静里,仿佛真的死了。

       “……我怎么死的?”

       “自杀。”

       “哈。”灵幻摇头,“所以说果然是骗人的。要说被什么超能力现象弄死还说得过去,我怎么可能自杀。”

       “是,我逗你玩的。”

       有人撒谎了。谎言如此明晰,刺破水面浮上来,他们却都选择偏过头避开。灵幻站得有些累,在草地上躺下。小酒窝躺在他旁边。他眼中的天空开始昏暗了。

       “你能待多久?”

       “大概没多久了。大概一直在这儿。我也不清楚。”

       小酒窝逐渐体会到了陌生的困意,他能留下的时间似乎的确不多了:“反正即使我走了,这个时间的‘我’也会回来的。”

       “那就好。还是那团绿色的东西丑得直白一点。”

       “‘那团绿色的东西’可不能像这样干你。”

       “谁他妈要被你干。”

       他压低声音笑了出来,在灵幻的抱怨里捕捉到一点微弱的快乐。

       “统治世界的感觉怎样?”灵幻突然问到。

       他含糊其辞:“也就那样吧。”

       “还是这具身体么?”

       “……不是。”他有些难以启齿,“是人形的……西兰花。”

       灵幻大笑:“西兰花?真的吗?西兰花噢?你是统治了世界农业界么?”

       “闭嘴啊,混蛋欺诈师。”

       “……等等。”灵幻笑到岔气,突然想到什么,面色凝重地停下,“……你到底是用什么上我的。我不会真的被西兰花上了吧……?”

       “就是西兰花。”小酒窝随口撒了个谎。看见男人崩溃的表情,顿时舒畅了不少,笑意也重新涌现上来。

       “……啊,原来是这样。所以搞不好我真的是自杀的啊。”

       别开这样的玩笑,欺诈师。

       他看这个世界。他眺望,灵幻不会在旁边。


       「你愿意为了我去死么?」

       「我愿意。」灵幻跪在地上,捧着他的手细细亲吻,「我愿意。」

       「那就去死吧。」他有些残酷地说道,居高临下地望着男人。

       「我会的。」

       第二天他再见到灵幻。男人持着一把小刀,还跪在昨日那个地方,膝上尽是尘世的土。

       「教主大人,」男人说,「我要为你而死去了。」

       他割开自己的静脉。

       小酒窝没去阻止灵幻。他的眼色越来越冷。男人的血流进神树的枝干,他能感受到那种温热。他与树是一体的。灵幻眼神涣散,却还是炙热地盯着他。红色,绿色。红色,绿色。灵幻倒下去了。灵幻躺在红色与绿色之间。灵幻的四周美得像玫瑰园。

       他死了。

       就这样,这样就是死了。小酒窝感到诧异。他什么也没有感受到。痛心,悔恨,他以为自己或许会出现的情绪都没有出现。他觉得自己失去灵幻新隆了,但不是在刚才。从他统治了这个世界的那一刻,他就失去灵幻新隆了。所以他没有怮哭,没有伤痛。现在出现的是许久之前他便习惯的景象。灵幻割开静脉,红色的血一直流着,到了今天,终于是流尽了,红色也变成绿色的树了。

       我会很想念师傅,但是师傅是为了更崇高的信仰死去的,我会尊重他。

       影山茂夫说。

       灵幻先生……追求到了我们都无法追求的东西。

       芹泽克也说。

       闭嘴。小酒窝想,你们都闭嘴吧。一群被洗脑的垃圾。

       然后他一个人看这个世界。


       “灵幻,”小酒窝突然坐起身,“我想抱你。”

       “已经厚颜无耻到提出野战了吗!没可能的我给你讲!”

       “什么啊。只是想抱着你而已。快给本大爷坐过来。”

       “……哦。”

       灵幻撑着身子坐直,待小酒窝的双手从身后环住他时突然懊恼起来:

       为什么就轻易答应了啊。

       就这样轻易答应了,像是他自己很想被小酒窝抱着一样。唔,怀抱倒是很暖和。他看不见小酒窝的脸,只能感受到男人粗重的呼吸喷洒在后颈上。

       大概是因为男人看起来太悲伤了。他忽然想到。小酒窝看着他,眼里到映出的影子是模糊的,很难承受完整。他于是坐在他身边,想着这样,悲伤或许就能轻一点了。


       我可能要睡过去了,灵幻。

       那就睡吧。

       我可能要走了。

       ……

       走吧。灵幻说,总要走的。

       总要朝着未来去的。你先去吧。再等等,我或许也就到未来了。


       “喂,灵幻。”小酒窝将整张脸埋入他的肩窝,双臂力道加重,像要把他揉进身体里了,“统治世界很无趣。也很累。”

       “别让我统治世界。”

       “瞎想什么啊。有我本世纪最杰出的灵能力者在这里,你就老老实实地待着吧。”

       “好啊。”小酒窝迷迷糊糊地想着,一时分不清这是他说出口的话还是心里胡搅蛮缠的想法,“找根链子把我栓起来吧。”

       灵幻回答“好”,却感觉背后的重量忽然消失了。高处的冷风瞬间灌入他的后背,他转过头,四周已经空了,小酒窝消失的地方有一片绿色叶子,不知道是从哪里的树上落下,或是被哪里的风吹来的。

       现在的季节还有这样绿的叶子么?他甩甩头不再细想,但很快又产生了新的困惑:小酒窝听到他的回答了么?他不确定,于是又说一次“好”。不管是哪里来的风,他想,将这个字吹过去吧。






一个未来。


       绿色。

       繁密的树叶,朝拜的人们。“神树”日益繁茂,树叶间看不见天空的颜色。

       小酒窝睁眼所看到的就是这般景象。

       回来了。他很快便意识到。一日之类的一切都像梦境一样渺远。他听着人群的祈祷,厌烦感浓郁,几次想动动手指将神树毁掉,仔细想了想,又放下了。

       他不能为了灵幻新隆放弃自己。这个未来已经是这般了,是“一个”小酒窝所渴求的世界。灵幻将改变他,但灵幻改变的不会是“这个”他。

       但总有一个未来被改变了。他如此想着,终于有些许的宽慰。有一个未来,有一个小酒窝会提前明白统治世界的寂寥。然后他找到更好的目标,比如跟欺诈师一起,只看着事务所的窗户就够了。窗户能框住的世界很小,统治起来也会更加心安吧。

       他幻想着这样一个未来,笑出声。朝拜的人有些惊异地抬起头,他摆摆手,然后一个人看这个世界。



一个现在。


       灵幻回到事务所,打开门时竟然意料之外的亮着灯。他以为是茂夫自己过来了,环顾一圈却不见人影。走到写字桌旁才看见绿色的恶灵,整个灵体都被电脑挡住了。

       “喂喂,我说,乱看别人的电脑可是很不礼貌的啊。”

       “嘁。明明也没什么好看的东西。”

       恶灵飘到旁边,将位置让给灵幻。

       “你下午去哪儿了?”

       “跟未来的你出去逛了逛,叫着什么统治了世界真是无聊啊、伟大的灵幻先生救救我吧这样的话。”

       “……不想说就算了。”

       “哪有,我可没骗你噢。你要不要跑去未来验证一下?”

       “你说什么都行。欺诈师。等本大爷统治了世界肯定第一个把你干掉。”

       “好期待啊。”灵幻微笑,“那么趁着你还没干掉我,好好记住我的样子吧。”

       “……你到底怎么了啊,灵幻,说着奇奇怪怪的话。”

       “因为未来的你可是很想我呢。”

       “哈?”

       “没什么。”他最终摇了摇头,电脑屏幕的光线也随着熄灭了。

       “没什么了。”


评论 ( 12 )
热度 ( 77 )

© 长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