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ves】高傲的人

配对:Credence/Graves

分级:NC-17

警告:*大量对部长性格的不负责臆测。

          *我更倾向于电影里的gg反应了一部分部长的本来性格……即真部长原先的确是在利用小蘑菇找默然者,后来才被gg调包……所以……恩。

          *……默然者的黑雾能当触手玩吗?

          *非自愿性(?)性行为。

          *BJ注意。

          *大概是讲部长强行甩锅失败。

 

 

       Percival Graves是个高傲的人。


       对外他总是礼貌而绅士的。然而这并非出于他的意愿,只是出于良好的教养。多数时候他厌倦与他人过分的接触,也习惯于将人按照有用与没用来编排。即便是在Grindelwald囚禁他之后,调查组对他投以不屑讥讽的眼神时,他也不会容忍自己轻易地露出狼狈,放弃言语上固有的骄傲。更不会允许自己像现在这样,被年轻的默然者逼得退到墙角,以全然的弱者的姿态,无奈地在袖口中攥着拳头。


       “先生……”


       在Credence强大力量的压制下,他不敢轻举妄动。男孩也并非多强硬地束缚住了他,只是低着头站在他面前,依旧羞涩于与他眼神的触碰,而这比一场战斗更加让他无所适从。


       ——他不该再到这个巷子来的。


       Graves在心中不免懊恼地想到。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Credence,基于他们现在的身份敏感,回到这里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他可以理解Credence回到这里的缘由,男孩对他显然产生了某种不必要的眷恋,或是怨恨——然而他,他自己,他又为什么来这儿?


       他感到有些头痛,也不愿再去深究那个让人不悦的理由了。


       “Credence。”他深吸一口气,像以往一样试图掌控局面,“你在这里很危险。”


       “我都看到了。”男孩急切地打断了他,显然,Credence对他曾展现的魔法的敬畏也不如以往那样深刻了。Graves挑了挑眉,将这一点一并归于他如今的劣势之一。


       “之前的那个人——他不是你——对我……对我说出那些话的人……你不会像他那样抛弃我……对吗?”


       该死的Grindelwald。这下他可惹上一个大麻烦了。Graves不觉得自己有机会将强大的默然者交予魔法部,更何况是在还未完全恢复力量的状况下。他大抵也知道Grindelwald利用他的身体做了什么:那些哄骗,让步,情人一样的低语与诱惑……想到臭名昭著的巫师顶着自己的样貌做了这些,他心里就难免有些火气。


       他是个高傲的人。即使有着面面俱到的礼仪包裹,现实也会从缝隙中钻出来。他自己也知晓这一点——所以他决不可能做出这种——至少在他看来是有失水准的行为。


       Graves观察到Credence的情绪又开始波动,下意识地想去摸自己的魔杖。直到手伸进口袋,他才意识到魔杖还在调查组的保管下,于是只有将注意力全力集中在男孩身上:“至少我不会像Grindelwald一样处理这一切。”


       男孩的表情变得有些困惑,似乎努力地在咀嚼他话语里更深的含义。他额前的刘海比以往更长了,可笑的发型如今终于有所改观。曾经他总是站在巷子靠里的那一侧,仿佛Graves就涵盖了他能得到的所有光和世界——现在他们的位置交换了。Graves这时才发觉男孩其实比自己还要高上一些,逆着光,Credence的眉目难以被看清,似乎也一起氤氲在街角的昏暗灯光中了。


       “不会像他一样……”Credence有些艰难地重复这句话,动物一般的眼神湿润地望着他,仿佛那股令人恐惧的力量与自己毫无关联,“那是什么意思?”


       “我不会让事情演变成这样。你知道我的意思,Credence。”


       Graves顿了顿,见男孩的表情还算平和,于是继续往下陈述,语气就如同一次审判一样疏远客观:“我们之间是合作关系,一开始就是这样。我给你提供尊严,而你给我提供关于默然者的消息,一直都该是这样。那些多余的东西……爱慕。”


       他露出了几分难以置信的表情,最终将它们收敛在眉间。


       “——这些都是Grindelwald带给你的错觉罢了。”


       “错觉”两个字似乎凝成了实体,重重地砸在Credence的头上,他小幅度地颤抖起来,像是负伤了一般向后退了几步。黑色的雾状颗粒紧接从背后溢出,伴随着蛇吐信子一样的声音蠢蠢欲动着。


       “错觉?”他开始抽泣,吐字破碎,“我以为……我以为你把我当成朋友……”


       “Credence。”一丝黑雾缠绕上他的风衣,只是试探性地纠缠住一角,还在进退之间犹豫。Graves感到有冷汗顺着额头流下,而他依然竭力在这样暧昧的威胁中保持镇定,更为严厉地叫出男孩的名字。


       “欺骗你的是Grindelwald,我不会欺骗你。”


      他不会欺骗他。


       保证可以是一种安抚,但如今它只让Credence浑身冰凉。他忽然模糊地感受到了什么,Grindelwald与他的先生间明显的差别——Grindelwald是如此狡猾的一个人,永远懂得操控的艺术与适时的退让。邪恶的巫师左手是鞭子,右手是蜜糖,让他在其间晕头转向。然而他的先生——他的双手是如此冰冷,可以挥舞魔杖,可以从枯萎的边缘拉回一朵花——但它们从来便不曾为拥抱一个人做出准备。


       他的先生是一个高傲的人,甚至不屑于用谎言让他臣服。


       “所以……我们之间什么都不会有。”


       “什么都不会有。”


       他的先生一字一顿。


       短暂的沉默几乎让Graves以为他们之间已经达成了共识。他警惕地理了理自己的风衣,期间Credence只是低着头,那些黑雾也同失去生机一般静止着。他刚抬起脚尖准备离开,男孩忽然毫无预兆地爆发起来——黑雾在一瞬间汲取了活力,猛地朝他冲刺,将男人压在墙面上。冰冷的墙面硌得他的肩胛骨生疼,他眼里的黑雾与男孩融合在了一起,慢慢在他肩上凝聚出一双瘦削的手的形状,力道大得惊人,难以挣脱。


       男孩的嘴唇与他的耳朵紧紧地依偎着,急促的吐气让他的发丝开始颤动,皮肤也变得滚烫起来。


       “可我希望有什么。”他听到男孩哭着说。



快上车……!

 

       高潮过后,男孩只是抱着他抵在墙上,身形和墙一样坚硬高大,似乎的确已经可以成为某种依靠了。


       Graves闭着眼休息。偶尔地一次睁眼,总看见Credence侧过头在看他。露骨的眼神在心头的印象挥之不去。再闭上眼,也总觉得眼前凝着那双眼睛。他于是睁开眼,看着漆黑一片的天空,似乎一切都散落在了星辰里。


       “不是我。Credence。”


       他的高傲向男孩妥协了,几乎称得上是温柔地说出这几个没头没脑的字。但他知道男孩明白其中的意思。


       “不是我。”


       他又重复一遍。


       那些生理性的泪水还挂在眼睑上,渲染着空气,让他眼角酸涩,总感觉似乎又有泪水要落出来。


       ——“是您。一直都是您。只有您。”


       在黑暗之中,他听见男孩的回答。然后他被紧紧抱住,让这样的温度给融化了星辰,黑夜,以及他所见的、错过的、与即将迎接的整个世界。

评论 ( 12 )
热度 ( 165 )

© 长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