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ves】如何挽回你的爱人(2)

史密斯夫妇梗。

作者:长先生。

配对:Credence/Graves

简介:Credence与Graves结婚三年了。在第三年的纪念日里,他们似乎都有了不得了的发现。

备注:娘唧唧有点儿毛病的攻很棒啊(。

 


Before The Whole Story(1):http://shawccccccc.lofter.com/post/1d550ebb_d688c8b



Before The Whole Story(2)


       Credence醒得很早。他尽量让自己的动静小些,避免吵醒还在熟睡的男人。收拾完之后天才刚亮。他于是跪坐在床边看着Graves,用了极大的自制力才制止住蠢蠢欲动的手。


       睡梦中的男人看起来很温和,眉眼都是放松的。平日里总是抿着的嘴角勾勒出一个微微向下的弧度,总叫人想去将它抚平。Credence不知道自己这样盯着男人看了多久,直到有些许的光亮透过窗帘的缝隙渗透进来,他才恋恋不舍地起身,提着手提箱离开。


       门关上的瞬间,Graves就睁开了眼。


       一个特工的基本素养当然是时刻保持警觉。在Credence收拾手提箱时他就醒了——这其实有些奇怪。通常情况下,只要一点儿轻微的动作就能引起他的警觉,比如Credence起床带来的一点震动。但Graves错过了所有的这些步骤。他只有把一切归结为一次发挥失常。或许只是昨天的劳累导致的——再外加一点自我麻醉。


       他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坐在床上发起呆。他先前只在眼皮间打开细小的一条缝,从狭窄的视野里,他看见年轻人专注的眼神——仿佛一晚上的同床共枕让什么东西飞快地向前跑去,脱离了他的控制。他一时没想好回应的对策,所以只有靠装睡避免了可能发生的尴尬。


       Credence让Graves想起曾经有过的一夜情,即使他们之间什么都还没发生。他总是在床伴上十分挑剔,求质量不求数量。他睡过的女人(或者男人)中,也的确有些曾在清晨抚摸他的脸,用嘴唇留恋他的嘴唇……但这些令Graves反感。


       一切温情只应该存在于日出之前,再多了便会像奶油一样腻歪。他讨厌甜品。


       Credence看着他时,他差点儿以为年轻人会吻上来。更重要的是,他脑子里想的不是如何避免这种情况,而是年轻人的嘴唇会是什么样的柔软触感。


       ——非常不妙。


       他不喜欢亏欠的感觉。如果年轻人直接亲上来或许还会让他好受些。但注视,Graves不擅长应付这个。他不擅长应付他人的深情,这总像是某种给予,虽然他才是先出言撩拨的那一个。


       或许他应该表现得轻松一些。年长的是他,至少应该给Credence留下一个不好搞定的印象。在一份被认真对待的感情上——虽然他痛恨承认——他的确有些不知所措。


       在Credence面前的假装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他还有正事要做。Graves过了好一会儿才从普通游客的错觉中回神。他对着镜子拍了拍脸,将杂乱的思绪隔绝在外。


       该开始任务了,特工。

 

 

<<<

       事情有些奇怪。


       Graves的房间在目标楼上。昨晚放进目标房间里的窃听器一直传出女人不堪入耳的娇喘和男人的喘息,他索性关上了耳机。但今天早上Graves再戴上耳机,另一头的声音却是完全的死寂。


       他在厨房顺了一套服务员的衣服,以送餐的伪装敲响了目标的门。“先生,您的早餐。”


       没人响应。


       他从袖口里摸出一截铁丝,抬高餐盘遮挡住监控器的视野,很轻易地几下打开了门。从外面看便造成了门是从里面打开的错觉。


       房间里一片狼藉。还完好的家具已经所剩无几。男人肥胖的躯体摆在床上,他的妻子头部和腿各中了一枪,额头正中间的枪眼里流出的血还没完全干涸,有些黏稠,和那哭得不成样子的妆容模糊在一起。女人趴在门前,手还停留在求救的姿势。血迹顺着床单一路蔓延至门口。


       这显然不是他同行的手笔,应该是某个专业杀手做的。手段残忍,但是效率很高。这种单方面的虐杀似乎令杀手愉悦。


       有人抢了他的任务。Graves为此有些不悦。不过他可以享受一个假期了,与他可爱的研究人员一起。他们或许可以再度过几个“相拥而眠”的晚上。


       他放下餐盘,在监控可见的门口朝着两具尸体问好,离开了血腥味的包围。

 



       目标的死一直到中午才在酒店引起轰动。男人的保镖们留下了充足的空间,不管是对于男人的性爱还是杀手的行动。警察又展开了一次调查,诚如酒保所说,带了几个独自一人的外国人回去。Graves与他们客套了几句,然后享用他的午餐。


       Credence晚上才回到酒店。他的不在场证明充分,又有Graves的证词,幸运地躲过了警察的纠缠。他进屋时Graves正拿着一包薯片站在电视前。在屋里男人总是穿的很少,白衬衫勾勒出他的腰线,在室内的光线下可以看见一点肉色掺杂其中。他有些吃力地吞咽一下,强迫自己看向别处。


       目标人物的死上了新闻。Credence听见新闻里播放的内容,有些错愕地睁大眼睛。“杀人案……在这个酒店?”


       “哪里都会有这种事。警察已经来过了,带了几个嫌疑人走。放轻松,Credence。”Graves咬了一口薯片。“研究怎么样?”


       Credence的注意力老是往他的嘴唇跑,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发飘。“……很顺利。大概再过几天就可以完成了。”


       他想起女人的尖叫。那个毫无准备的胖子甚至没来得及摸到自己的枪。他从窗外翻进去,很快便解决了目标。最开始他只是在女人小腿上开了一枪作为威慑,但女人叫得实在让人心烦,他便采用了更为直接的方式。至于那些被打碎的家具——那只是出于他自己发泄的偏好。


       马上离开迪拜有些招人怀疑,Grindelwald给他下达的指示是再跟Graves做几天样子。而Credence自己当然是乐意至极。


       “你还不放下箱子,老是盯着我做什么?”Graves有些好笑。年轻人如梦初醒地眨眨眼,赶忙放下手提箱。“我只是……没想到您喜欢吃这种东西。”


       “不许侮辱薯片的美味。这是粗粮,有益健康。”


       ……薯片是粗粮?


       “马铃薯是粗粮。”男人又夹住了一片薯片,“加工后的马铃薯也是粗粮。”


       男人蛮不讲理的小表情挠得Credence心痒。或许这是只有他才见过的表情——这样的想法让他止不住沾沾自喜。他忽然意识到Grindelwald的建议其实有些道理。“追他,上他,把他搞到手”。他们拥有的只是这短短几天而已。但他想要的是这一切延续下去。几天,几个月,几年。他想让男人躺在另一个属于他们的地方,而不是一张酒店的床。


       “Mr. Graves,您的工作怎么样?”他斟酌了一下才开口。暗自祈祷上天给他一个约男人出去的机会。


       “已经完成了。有个‘朋友’帮了我一个小忙。”


       这意味着再见?Credence屏住呼吸,又听见男人的下文。“……我准备在这儿放松几天。”


       他差点儿开心得叫出声来。Graves瞥了他一眼,将他的得意压了回去。“还有,别叫您,也别叫Mr. Graves。Graves就可以了。”


       “Graves。”Credence有些结巴,叫男人的名字也叫得吞吞吐吐,只觉得浑身像被电流击中一样不自在。“或许……或许我们可以一起去吃晚饭……”


       ——终于问出来了。


       他们都在心里发出这样的感慨。


       “我想我可以把自己交给你?”


       Graves偏过头,嘴角上扬一抹笑意。他笑得真好看。Credence沉浸在那个笑容里,那和男人的话一样让他脸上发烧。他的意识炸开一片白色的光,裹着眼前的景象深深埋入脑海。这一幕似乎越过了更远的时光,贯穿了每一个可能。Credence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渴望”。


       Graves挑选了一件贴身的西装,脖颈后有淡淡的须后水的味道。相比之下,Credence就显得有些轻浮。他的西装有些紧,那是Grindelwald实在看不下去才给他买的——用他自己的薪水。显然Grindelwald和大多人一样低估了他的身板。


       他不擅长打领带,大多数时候便带着领结。但今天他觉得有必要正式一些。


       领带是在商场里买的。他对服装挑选的艺术一窍不通,索性选了那儿最贵的一条。Credence站在浴室的镜子前,锲而不舍地与这条昂贵的领带较劲。他的手指总是笨拙地与领带缠绕在一起,打开门时Graves看见那条领带都裹成了皱巴巴的一团。男人几步走到他面前,双手搭在他不成样子的杰作上。


       “你知道,你可以请求我的帮助。”


       Graves的手绕过Credence的脖子理顺领带,轻声命令为他的动作瑟缩的年轻人:“背挺直。”


       年轻人立即站直了。他甚至比男人还要高上一点儿。低头时可以看见男人浓密的睫毛,温柔地投落一片阴影。


       “先这样。”男人专注于他的领带,没有注意到年轻人的眼神。“绕过来……行了。”


       他往后退了几步打量Credence,“你看起来不错。”


       Credence不知道Graves有没有听见他的回答。他低声嗫啜的那句“你也是”似乎被掩埋在Graves开门的声响里。男人总是掌控着主动权,他看起来便像是一个天生的领导者。Credence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后,前面的男人放慢了脚步,等他跟上自己的步伐。


       酒店的餐厅还算安静。被带走的那些人还没回来,餐厅里大多都是情侣。桌上放着烛台,背景里的音乐流泄出来。他们在一种电影式的浪漫情节里沉陷,在他人眼里只是这些相爱的人中的一对。


       Credence为自己的想法红了脸。


       进餐时他们只是随意闲聊几句,大都是Graves挑起的话题。每次问及Credence的工作他都有些慌乱,生怕被男人察觉什么,便一个劲儿地用Grindelwald强迫他记下的那些学术词语去搪塞Graves。但排除了这些,他们之间似乎也没了什么共同话题。Graves跟他谈风景,谈音乐,然而他能应对的回答只有一个“美”字的贫瘠。


       “来点酒么?”


       桌上唯一一瓶威士忌摆在靠着Graves的方向。Credence摇头拒绝了。他并不是个擅长喝酒的人。但Graves没打算轻易放过他。“别只让我和威士忌消磨这个夜晚。”他举起杯子做出致礼的姿势。


       这样的情况下再拒绝就有些不知好歹了。


       Graves打着自己的小主意。Credence看上去实在是缺乏鼓励,或许一点儿酒能让年轻人主动一点儿。一味的撩拨让Graves有些疲劳,如果Credence再不做点儿什么,他怕自己没耐心再耗下去。他的耐心向来缺乏,Credence已经得到了他最大程度上的优待。


       他微笑,深色的液体流经年轻人的嘴唇。Credence是真的不怎么喝酒——他看着几乎把一整杯酒喝完的年轻人,有些无奈地想到——不过这是一种下意识的讨好。他享受这种讨好。



 

       等到一整瓶酒几乎都进了Credence的肚子,他才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


       Graves黑着脸揽着年轻人往房间走。Credence整个人就像一瓶行走的威士忌一样散发着酒气,所幸那味道并不算难闻。他一直在干呕,Graves总担心他会吐到自己的西装上。那甚至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喝醉的Credence开始不停地说情话。


       上帝啊。他宁愿去听Queennie和她的男朋友Jacob两个小时的电话粥。


       “Mr. Graves,不,Graves。”神志不清的年轻人还在断断续续地尝试说着什么,“你的眼睛好看极了。”


       是吗,真是谢谢夸奖。


       “——像夜空一样。我很抱歉我的比喻这么俗套。”


       的确很俗套。


       “我想——我想亲吻它们。我想将那里面的星星含在嘴里。”他突然咯咯笑了起来,“它们会融化么?”


       ……


       “我想亲吻你的手。你的嘴唇。它嚼薯片的样子看上去非常可爱。


       “你的一切。Graves。你的……一切。”


       Credence的笑意还未完全消散,眼泪就突然落了下来。他像是在恳求,低声下气地向Graves表白——


       “我没想过我会爱上一个人。”


       Graves猛地将年轻人摔在床上,然后站在一旁看着他。Credence随手抓过一个枕头,把头埋进去哭了起来。


       “……Credence。”Graves听见自己的声音沙哑。这太丢脸了,他因为年轻人的几句话有了反应。他不想像个高中男生一样鲁莽笨拙。“你想要我么?”


       Credence的哭声一顿,那颗黑色脑袋用力点了点。


       Graves倾身坐在床边,轻柔地握住年轻人的手,“那很好。”他看见年轻人黑色发丝下通红的耳朵。他脱掉外套,将身体压在Credence身上。身下的躯体太热了。Graves叹了口气,咬了咬年轻人的耳朵,引发一阵颤栗。


       “我也想要你。”


      这是平静被引爆前的最后一句话。


       Graves还没来得及反应,眼前的世界就颠转过来。他被一股极大的力量抓住手腕举过头顶,特工的身体下意识想伸腿将把他压在床上的年轻人踢开,在双眼聚焦后放轻了力道,只勉强抵在Credence的腰上。感受从年轻人下腹传来的热量灼烧肌肤。


       “不,Graves。”泪水后Credence的眼神跳动着危险与疯狂的火光。酒精让他面色潮红,死死锁定住身下的男人。


       “是想要你。”


Before The Whole Story(3):http://shawccccccc.lofter.com/post/1d550ebb_d80835d

Before The Whole Story(4):http://shawccccccc.lofter.com/post/1d550ebb_da4dbac

Before The Whole Story(5):http://shawccccccc.lofter.com/post/1d550ebb_dbd8e13

01:http://shawccccccc.lofter.com/post/1d550ebb_ddd7aea

评论 ( 17 )
热度 ( 223 )

© 长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