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ves】如何挽回你的爱人(4)

史密斯夫妇梗。

作者:长先生。

配对:Credence/Graves

简介:Credence与Graves结婚三年了。在第三年的纪念日里,他们似乎都有了不得了的发现。

备注:我一直以为周更很勤快了!!!!进了这圈才觉得自己是个废物。

           ……部长骚得不行。

           人物OOC,放飞自我产物。

           下一章前奏就能完啦!!!欢喜跳跃!真的好想开始写正剧啊呜呜呜我为什么拖了这么长……

 

Before The Whole Story(1):http://shawccccccc.lofter.com/post/1d550ebb_d688c8b

 

Before The Whole Story(2):http://shawccccccc.lofter.com/post/1d550ebb_d7062d5

 

Before The Whole Story(3):http://shawccccccc.lofter.com/post/1d550ebb_d80835d

 

 

Before The Whole Story(4

       迪拜的街头不如纽约那样冷,雨滴里却夹杂着过多的烦闷。这并不是适合约会的一天。Graves带了把黑色的伞,只够勉强拢住他们两个。Credence的肩头暴露在雨中,半边西装湿漉漉地耷拉在皮肤上。他不敢有所异议,至少紧挨着Graves的半边身体依旧温暖。各种荒谬的可能性不住地往他脑袋里钻——Graves一脚将他踢出这个圆形的庇护所,让他滚蛋——诸如此类。他知道这些不会发生,等到的也只是Graves关切的话语,却无法控制自己像个受虐狂一样在脑中进行自我凌迟。

       Graves没有注意到年轻人的异样。雨落在伞上的声音让他烦躁,与回忆里的枪声融合在一起将他拉回中情局的办公室。现在他只想找个咖啡厅,或者任何一个足够安静的地方好好坐下。

       他们顺着街道走了十分钟左右,才在巷子里找到一间还算安静的咖啡店。迪拜不缺的是豪华的建筑,这样的幽静似乎被高楼踩在脚下难以觅得。Graves拢了拢雨伞,找了个远离窗户的位置。他这才看见Credence湿透的半边身子。年轻人局促地挺直背坐着,正努力让身上的水珠与沙发隔离开来。

       “你刚才应该告诉我。”

       Graves从包里掏出一条手帕,语气有些责怪。现在这个年代还用手帕的人已经是极少数了。Tina总说他崇尚一种老派的浪漫,他自作主张把这句话当作夸奖。手帕是专门定制的,上面还绣着他名字的缩写——图案也由Graves亲自设计。

       他拒绝相信特工应该保持低调那一套说法,总是在各种细节上不留余力地发散自己的荷尔蒙。

       Credence道了声谢谢。他原本不想弄脏手帕,但沾着水的手一触及布料便湿润了一小块。香气变得沉重,喘不过气一样沉没。他摸索着“PG”两个字母的起伏,几乎又要沉溺进去。

       服务员将他们刚才点的咖啡端上来,Credence连忙将手帕揣进兜里。不同于年轻人的慌张,Graves已经舒服地开始享用咖啡了。不管在哪里他都显得游刃有余。

       “我喜欢这样的地方。”他放下杯子,在桌子上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响。“——非常安静。”

       大概是因为那些数据会让男人心烦。Credence只是这样推测。对于他来说社交已经足够困难,男人外交部的工作更是无法想象。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把自己交予枪支——一种别样的感情交流。他在暗杀上的天赋成功弥补了在交际上的不足。

       小时候也曾有不少人怀疑第一任养母和妹妹的惨死会让Credence留下心理阴影,但养母从来不是一个善良的人。直到她死亡,她在Credence身上留下的鞭痕才被公之于众。年幼的男孩像一件商品一样被人传阅,浏览。养母死去时凝固在地板上的血总是清晰地印在他的脑海里,让他恐惧的却是自己的冷酷。

       他无法再融入孤儿院的环境,难以与他人沟通,难以被他人接受。甚至多了一份冲动型人格障碍的病史。

       Grindelwald将他从孤儿院里领出去时告诫他:做个看不见的孩子。

       他做到了。鞭痕与他人的目光一样消逝得无比迅速。封闭与杀戮甚至让他的精神疾病都有所好转。Grindelwald将他培养成了一个出色的杀手,精通隐藏的技术。他已经习惯了被人忽视的感觉——但Graves看见他了。一直看到他的眼睛里。Graves是第一,也是唯一。Graves称呼他为“我的爱人”。

        他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攥紧兜里的手帕。

        “我也……很喜欢。”

        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稳,不想在男人面前表现得像个怪胎。

        “我回纽约的飞机是今天晚上。”Graves交叠双腿,手指敲击着膝盖。他今早收到了Tina的讯息,Picquery主管并没有给他一次假期作为奖励的打算。中情局非常重视那个替Graves完成了工作的杀手,需要他赶回去做更详细的报告。

        他略微低下头表示遗憾,偷偷观察Credence脸上的失落与绝望有多少分真诚。

       年轻人的关节僵硬,握住咖啡杯的皮肤挤压得发白。“我……我跟你一起回去。”

       “我记得你说你还需要几天完成工作。”

        我不需要。

        Credence想要反驳,艰难地吞咽了一下,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将头低下了。

       Graves或许只是想要摆脱他而已。这样的猜测让他心里的戾气越发浓重,尘封在心底已久的那些狂躁几乎又要涌出来,拉扯他的躯壳。

       如果真的是这样,他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做点什么。

       “——我会等你来找我。”Graves接着说。Credence放松下来,这才有些懊恼地发现手帕已经被他揉得不成样子了。

       男人记下了Credence的号码,Credence也只是硬着头皮把号码报给男人。他不怎么用手机,顶多也是用来跟Grindelwald汇报任务情况。Grindelwald非常警觉,每次任务都会给他一个新的号码以防被政府盯上。他根本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留住这串数字——通常情况下,任务一完成Grindelwald就会帮他把号码注销。

       Graves没有告诉Credence任何自己的联系方式。Credence向他询问时他也只是轻轻摇头:“你得找到我。”

        Credence好不容易才找到反驳男人的底气:“纽约是个很大的地方,Percy。”

        “那就仔细找。”

       男人略微停顿,桌子底下的皮鞋从Credence的脚腕一直滑到膝盖,坏心眼儿地在大腿间磨蹭了一下才离开,面上的表情却丝毫看不出异样。“我相信你。”

       Credence知道自己不应该轻易妥协,任何妥协都容易成为一滩泥泞,只会让他难以脱身。但小腿上的电流麻痹了他的身体,再加上男人噙着笑意的蜜糖色的眼睛,整个世界也只剩下闪耀的火花。

        晚上他执意要送Graves去机场,这大概也是他们相处的这两天来他唯一一次坚持。

       从酒店打车去机场的路上,他们都没说话。Graves坐在副驾驶位,目光停留在窗外。Credence跟男人的行李一起坐在后排。经过了方才的坚持,他现在才自暴自弃地惶恐起来,担心男人对他的死缠烂打有所不满,倒是他们的司机一直喋喋不休尝试着得到Graves的回应。司机下意识忽略了后排的Credence——似乎也合乎情理。Credence与Graves一起时,前者总是被笼罩在后者的光辉之下。Graves那样的人不会缺乏追随者,而Credence不过是其中较为幸运的一个。

       到最后,依然是由Graves回绝了司机的热情以结束这片聒噪。Credence忽然为此感到一阵愧疚。直到他们快要说再见,他都一直受着对方的照顾。

       临别时Graves亲吻了他的额头。男人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温热的双手包裹住他的脸颊。

       飞机起飞后,他才意识到脸颊上的温暖已经离去很久了。

       Credence抱紧双臂,忽然感到整个世界空荡下来。机场的灯光太亮了,也太冷了,叫他眼前发白瑟缩起身体。他快要被冰冷的不具名的东西击败,男人的声音又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像是点燃了一簇渺茫的火焰。

       ——找到我,然后抓紧我。

       他像是真的抓住了什么东西那样攥紧拳头,缓缓蹲下身去。深色的目光顺着黑夜中飞机闪烁的一点灯光流连在远处的一点,模糊地挣扎着,最终被冷风给吹散了。

 

 

<<< 

       “你是我见过最能折腾的特工,Mr. Graves。”

       即使面前的女人还是在用尊称,他敢说这句话里可一点儿也没带上什么尊敬的成分。

       那个抢了Graves任务的杀手很早就被中情局盯上了。杀手的每一次出手都几乎完美,现场带着明显的个人风格。这是个擅长暗杀的行家,到现在中情局也没能得到关于他的任何信息。

       这次事件引起了中情局的警觉,Picquery担心这是对中情局的一次示威。好在一切只是个巧合,Graves也没什么能帮上忙的消息。Picquery对此也没再多说什么,看向Graves的眼神倒是让男人感到莫名其妙地富有深意。直到有一天这位不苟言笑的主管经过Graves背后并拍了拍他的肩,低声说“管好你的屌,Mr. Graves”。

       Graves被吓得摸出了手枪。

       他的下一个反应是,幸好还没人知道他才是下面那个。

       “这不叫折腾,Tina。”Graves坐在转椅上转了半圈,面向女人时手中钢笔的一端抵在下唇上。“我得知道他有多大决心。”

       决心。

       Tina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事实不过是特工想要玩玩这个年轻人罢了。她甚至开始有些同情这个可怜的男孩。Percival Graves是个优秀的自私的傲慢的混蛋,但这些远不足以阻挡其它人爱上他。

       “他不是个特工,Mr. Graves。你要他怎么找到你?你会后悔的。”

       “我没想过让来找我。”

        特工换了个姿势,交握十指盯着她。

       作为Graves的技术顾问,Tina当然熟悉这种眼神。无数次任务里男人就是用这种令人沉醉的专注哄骗了不少人心甘情愿被他利用。Graves相当自恋,然而更糟糕的是他过于了解自己的魅力。

       “……我不会帮你的。我很抱歉,Mr. Graves。”至少她得坚守阵营,即使她也不太确信自己的阵营是什么。“Picquery主管知道了会把我停职的。”

       Graves立即换了副表情,柔和的外壳泛起嘲讽的褶皱:“只是定位一个号码而已,Tina。我以为技术部的作用是让他们的特工感到舒服。”

       “我们都没有私自追踪一个普通人的权力。”

       “你觉得Queenie会不会挺乐意帮我这个忙?”男人故作遗憾地摇头,摆出一副准备离开的架势。拉开玻璃门时Tina终于叫住了他。“……我答应。”

       她真的会被停职的。不管是得罪Picquery还是Graves都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但她不能让Graves把她妹妹也拉下水。

       叫人讨厌的魅力十足的混蛋。

       Tina记下了Graves给她的属于男孩的号码,在笔记本电脑上鼓弄了一会儿。Graves站在旁边紧紧地盯着屏幕,在出现“号码注销”几个字时,他从容的笑容终于出现了裂缝。

       女人不知道自己脸上的幸灾乐祸会不会太过明显。

       “你是我见过最能折腾的特工,Mr. Graves。”

       这次她没得到男人的反驳。折腾的特工慢悠悠地理了理衣领,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

       他原本的计划是再制造一次“巧遇”。然而现在只需要一个再见面的保证就可以让他心满意足。没有上级的权限和手机信号的帮助,Tina的能力也不足以帮他定位Credence的位置。

       甚至没人能给他一个解释。

       Graves一直以为陷入患得患失恐惧中的只是年轻的Credence,到现在他才意识到同样患得患失的还有他自己。

       Tina说的没错。虽然他永远不会承认这一点。

       他真的后悔了。

 

 

       Credence一整个下午都把自己锁在厕所里。Grindelwald拿他没办法,又不能让他一个人待在这儿,便坐在沙发上拿平板玩起了贪吃蛇。Credence待在厕所的时间太久,这期间他甚至把游戏玩出了一次通关。

       Graves离开后Credence也无心在迪拜逗留。第二天便自己买了机票回到纽约。Grindelwald从监控里看见杀手失魂落魄地站在门口时几乎快把自己能骂的所有脏话都给骂了出来,直到杀手站在面前才终于消了点儿气。Credence没跟他问好,第一句话就是“你是不是已经注销我的手机号了”。

       他莫名其妙地点头之后,事情就演变成了这样。

       Grindelwald思考了几秒,很快理清了头绪。杀手失去了缪斯。而他似乎在他们最后的联系上补了一刀。

       倒是Grindelwald并不觉得对方真的会再联系Credence,他理想的情况也是这样。多余的情愫只会影响杀手的工作。他自然能够帮Credence搞到那个男人的消息,但权衡利弊,他选择闭上嘴。

       Credence还是太年轻了。换作是他至少会选择把自己锁在卧室里。

       “别太着急。”

       贪吃蛇咬到尾巴了,这是他整个下午的最低分。

       “你们能遇见是种缘分,Ezra。”Grindelwald瞥了厕所门一眼,白色静默着,没有生息。他又埋头点开了新一轮。

       “你该学着相信命运。”

       门突然打开。蛇一头撞在障碍物上,似乎又创下了新的最低。Grindelwald有些不满地啧了一声,转过头对上杀手阴沉得有些可怕的脸色,终于安静下来。

       “Sir。请保留Credence Barebone的身份。”

       ——你现在真的没必要强迫自己再叫我Sir。

       Grindelwald在心里默默想着。Credence的眼球像枪口一样深不见底死死瞄准他。他毫不怀疑在杀手眼里他已经变成了一摊烂肉。

        “我还能说什么呢。”他点头,脑袋上还绕着星星的贪吃蛇消失在视野里。

        “希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Before The Whole Story(5):http://shawccccccc.lofter.com/post/1d550ebb_dbd8e13

01:http://shawccccccc.lofter.com/post/1d550ebb_ddd7aea

评论 ( 14 )
热度 ( 169 )

© 长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